2019-08-31 1

时间: 2019-09-11

  周瑞昨天晚上已经听欧阳说他和张康健打电话的事情,他大概也能理解张康健对他的态度。

  张康健虽然装作若无其事,但是脸上的笑容明显不一样了,连李小萌都开玩笑问张康健今天遇到什么好事情了,感觉好亲近了许多。

  周瑞只是在旁边看热闹似的笑,张康健被周瑞笑的羞恼,一把搂过周瑞的脑袋摁在自己的胸前,另一只手使劲扑棱他的头发。

  周瑞使劲挣扎出来后,不只是憋的还是别的原因,脸通红,他瞪着张康健:“别‘无缘无故’占我便宜!”

  对欧阳的事情,两个人互通有无,准备下午三个人一起去市区逛一遭,不能让他白来一趟。

  欧阳见到张康健的时候,嚷嚷今天下午所有花费都要张康健来付,他要尽情的吃喝玩乐!

  张康健不想在自己没表白前被别人挑明和周瑞之间的暧昧,于是换来个更要命的话题:“你哥早晨又打电话给我了,我把你手机号给他了。”

  欧阳显摆的拿出手机在张康健眼前摇摇:“我上午没事又换了一张手机卡,还发信息给周瑞,他没告诉你吗?”

  张康健用对熊孩子的口气说:“玩两天就回去吧,今天都腊月二十五了。你哥可能是没打通我给的号,又发信息来跟我说,再和你联系上,要劝你回家。你干妈很担心,你亲妈那也要瞒不住了。”

  三个人吃完饭去打了会台球,欧阳完虐两人,张康健是死撑,周瑞完全是个菜鸟。

  最后还是决定去KTV,唱歌、看电影、打牌都行,也没叫别人,就他们三个,大冬天的也算是个好去处。

  张康健自己一个人在那找歌,对音律不甚敏感的周瑞和欧阳说着话,突然对音响里传来陌生又有那么一点点印象的旋律有了反应,看向张康健,发现张康健也看着他。

  欧阳听到张康健唱的歌,又来回看着他们之间的“含情脉脉”,说了句“闪瞎我的狗眼”,坐沙发的另一头去了。

  欧阳掏出手机,对着摆了啤酒、水果、扑克牌的茶几拍了张照片,果盘上KTV的名字虽然不清晰但细看还是可以看清字样。

  拍完后打开QQ发了一个带有图片的说说:“竟然有人因为在KTV打电话给人唱歌就把暗恋的人勾搭上了!俩狗男男来KTV还愿了,而我是那颗不太明亮的电灯泡!”

  装起手机,欧阳德稳心想,大晚上他哥没办法找人查附近城市登记在册的KTV,等他确定Q市过来再找到人也得后天吧……不过“狗男男”应该会让他再找张康健问问,张康健应该不是个没有眼力劲的。

  他才出来两天,就有点想家了,想家里的床、家里的饭菜、家里的狗狗小晖晖,更想家里的人。在学校有时候一周回不了家一次都没有这么想念过,是因为这个陌生的城市温度太低,还是过年的气氛太浓厚?

  KTV出来的时候天还早,三人又去电影院看了新上映的《霍元甲》,虽然欧阳是想拒绝继续做电灯泡的,但是一想自己也就再呆两天,打扰他们俩谈恋爱也就这两天而已,一起去看电影就一起去吧。

  从电影院出来天已经黑了,三个人就近解决了晚饭,这时候差不多晚上十点来钟。

  张康健送两人上了出租车自己才往家走,他家离的近,等出租车的时间就够他到小区门口的了。

  张康健被惊到往后一缩,仔细一看,那个比他还高出很多的健硕的男人,竟然是宋耀晖,欧阳德稳的哥哥!

  也不怪张康健一开始没有认出来,现在的宋耀晖比他见过的两次真的大相径庭,那一看就是有些天没刮的胡子,憔悴疲惫的脸上眉头紧紧皱着,头发也不再梳的一丝不苟,比他实际年龄看起来大了十多岁。

  没等他说完,他妈就打断他:“我们都听小王说了,你这孩子怎么能瞒着你同学在我们这的事,家里人得多着急啊。”

  小王是宋耀晖带来的两个人之一,“你手机怎么关机,他们早就来了,出去找你们没找着又回来等你快一个小时了。”

  张康健看欧阳把他哥祸害成这样,自己也有些心虚,他也算是个上了贼船的帮凶。

  “那我带他们过去,爸妈你们洗洗睡吧,不用担心,欧阳在那天住我家的同学那,我等会就住那了,明天直接去驾校。到了给你们发信息。”说着进屋拿了备用手机就领着宋耀晖他们三人下楼去了。

  从下楼到车上,再到路上,宋耀晖一句话都没说。像是终于放松下来,坐在那头稍微仰着,张康健刚才转头看了他一眼,他眼睛是闭着的,估计从发现欧阳不见就没休息过。

  车里除了张康健偶尔张嘴指路,谁也没有发出声音。即使宋耀晖闭目养神,那气场也是给人很大的压力。

  四个高大的男人看起来气势汹汹的进了旅店,还在看电视的老板真的是吓了一跳,以为是哪个客人惹了麻烦。

  张康健听到了今天见到宋耀晖后他说的第二句话:“你们两个找地方住下,明天回去。”

  楼上周瑞等在自己门口,他和欧阳两人到旅店也就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周瑞是在路上收到张康健的信息,没敢告诉欧阳,回来就让欧阳回自己房间了。

  当欧阳给周瑞开门以后,发现门口还站了两个,看清后没来得及关上门就被宋耀晖给推开,然后就是嘭的关门声!

  “再找不着欧阳,他哥就快没命了!怎么确定在我们这的呢?”张康健有些不解。

  周瑞拿出手机给张康健看欧阳发的说说,语气里也带有怀疑:“总不能是因为这个吧?虽然有ktv名字,但是是怎么确定就是Q市?歪打正着?”

  “不像歪打正着,等在我家里,直接让我带路。奥,对了,我得给我妈发个信息让她放心。”

  没两分钟,张康健拿了一套一次性洗漱用品抱了一床被子回来,告诉周瑞:“可能咱俩得挤一挤了,两间空房刚巧被欧阳他哥带来的两个司机住进去了。”

  毕竟刚逮到是最气愤的时候,虽然觉得可能性不大,但他也不了解宋耀晖啊,谁知道他会是什么反应。

  他去欧阳门口站了一会,没听到什么动静,估计是没挨揍也没什么冲突,这个旅店隔音并不好,稍微大点动静应该能听到。

  张康健第一天陪他来找住处的时候就听周瑞说过,今天就拒绝了周瑞要开空调的提议。于是一人单独一个被窝,两个被窝上还盖着一床摊开来的被子。

  周瑞这下没有出声回应,黑暗中他几乎能听到两个人的心跳声。张康健的这声“瑞瑞”叫的他身子都软了。

  “周瑞……瑞瑞……我……我喜欢你。”张康健觉得自己总说要等待天时地利是个很蠢的行为,情之所至、水到渠成。

  张康健听到周瑞的回答,一下子把身上的被子掀开坐起来,周瑞看他想要开灯,赶紧说:“别开灯!”

  张康健把被自己掀开的、两人上面共同盖的那床被子理好,躺下来,依旧是面朝周瑞。

  面对张康健如此直白的求交往,周瑞想,幸好是现在这个情况,虽然奇葩了一些,但总比大白天彼此注视的时候说出来好应对。

  张康健往周瑞身边又挪了些,伸出手臂搭在周瑞的被子上,觉得不够贴近,又往里凑近一些,这样就能搂紧一些了。

  张康健把脸凑在周瑞后背的被子上,呼吸喷在周瑞的后脑勺,对周瑞说:“我们现在就是彼此的男朋友了。”

  两个人没再说话,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更没有余力去关心隔了三道墙的欧阳德稳。

  欧阳听到是周瑞叫门,一点防备没有到把门打开,看到周瑞身后的张康健的时候,一愣神还没来得及思考,就看到身后一个邋遢的中年人,再一看是看起来老了有十岁的宋耀晖!

  他都没来得及疑惑他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只顾得上恐惧了。这才出来两天,就被逮住了,他哥被下药的气肯定还没消下去啊!

  他吓到闭上眼睛,任杀任刮。但是等了好一会还是没有动静,睁开一直眼睛,看他哥就站门边没动,看他睁开眼睛,才朝床边走来。

  宋耀晖脱掉皱巴巴的大衣搭在椅背上,又开始脱裤子、鞋子。欧阳睁大眼睛,难道他哥要用那样的方式惩罚自己?!

  宋耀晖没有力气搭理他,脱的只剩保暖内衣,拿起床头柜上的空调遥控器调了调温度,躺进被子里。

  宋耀晖睁开眼睛,阴鸷的望着他:“你他妈该庆幸我现在没有力气收拾你!不想死、不想让我死就赶紧躺下睡觉!”

  “不不不,我睡我睡。”赶紧钻进被子里。他的被子是两床叠在一起的,他现在等于是和他哥一个被窝。

  欧阳这会倒是没有被这个状态的宋耀晖吓到,被锁在怀里欧阳估计是他哥怕他再跑,但是还是偷偷开心。

  乐了一会后才想起来要去思考他哥是怎么这么快找来的?不像是张康健告诉他的,那他怎么确定自己就在Q市?

  “你也觉得Q市冷吧,把我当暖炉呢?……算了,明天愁来明天愁……”嘟囔完,也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周瑞比张康健先醒来,看看时间,虽然闹钟还没响,但是也快了,何况还得看看欧阳是个什么情况。

  坐在马桶上,想到昨天睡觉前张康健的表白,还有他们的对话,觉得不好意思,但是还是觉得开心。

  “我以为我见不到你了,兄弟!昨晚开门看到大魔王的那一刻我以为自己就要死在你们城市了!

  “但是,并没有!我哥到屋里就脱了衣服睡觉了,现在还没醒呢,还把我锁着不给动弹。你们不用管我,该去驾校去驾校,要揍我估计会回家揍。走时给你消息。”

  “别管他,他哥都找到这了,我们也管不了。我去刷牙洗脸。”说完进了卫生间。

  坐在床上,周瑞想着今天早起将近二十分钟,等张康健出来去这附近的商业街吃早饭吧,听说有家豆腐脑老字号,好多人过来吃。

  虽然想象不到豆腐脑再好吃能有多好吃,但是周瑞知道这附近的豆腐脑店的特色是有很多免费自助小菜,尤其是石臼里捣碎的辣椒,浇在豆腐脑上或者卷在热乎乎的炉饼里,特别特别美味,饼里再夹一根香脆的油条就更棒了!

  被抱了有两三分钟,张康健还是不撒手,他现在只穿了毛衣,脖子上的肌肤感受着张康健的呼吸,他知道他的脸肯定通红通红的,他除了小时候和父母、外公外婆,几乎没和谁这样亲近过。

  “你不转过来抱抱我吗?这可是咱俩交往的第一天。”张康健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贴着他耳朵说的,让他的心跳更快了一些。

  “我们出门吧,不然……呀!“张康健竟然轻轻咬了一下他的脖子。周瑞像受到惊吓到兔子转过脸来,张康健看他瞪着大大的眼睛惊讶的看向自己,低头亲了他一下。

  张康健到底青涩,被周瑞看着突然就有些羞窘,把周瑞抱进怀里,对他说:“我第一次谈恋爱,不太懂,你别嫌弃我,我会好好学习的。”

  没等周瑞出声,继续说:“咱们好好处,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你要和我说,你自己有什么原则性的问题也要告诉我,最好能列个交往准则之类的我们一同遵守……”

  ”没事,你不用这么紧张。噗——觉得你这郑重其事的样子好可爱,让我都不那么紧张了。”

  “你看你脸红的都快能煎蛋了还来取笑我。”张康健捏捏他的脸——终于捏到了!

  周瑞拍开他的手,说:“快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香港正版挂牌彩图跑狗论坛,要是需要排队,我们学车说不准得迟到。”

  张康健非要牵着他的手,但到底知道不宜像男女交往那样明目张胆,下楼梯的时候松开了。

  张康健跟着周瑞去吃传闻中豆腐脑,手是不能牵了,但是搂着肩膀肯定是没问题的。

  周瑞也放任他这么揽着自己的肩膀走,突然听到张康健幽怨的声音:“你不知道那天坐在教练车里看到你和梁斌搂搂抱抱的……”

  “你要记住你时有男朋友的人!”以后只有他能搂他能抱能看他光着身子在大河里洗澡……

  店里店外确实好多人,周瑞叫了两碗豆腐脑,需要自己端,张康健让周瑞找个坐的地方,他在这等一起端过去。

  看到有两个客人吃完周瑞赶紧过去坐下占住位置,没一会张康健端来两碗豆腐脑,又去取炉饼和油条。

  周瑞用豆腐脑占了位置,起身去取小菜,路过等餐的张康健的时候,张康健对他说:“你坐那等着,等我来弄。”

  “这辣椒和油条一起卷在热乎乎的炉饼了,真的太好吃了。我今天都吃撑了。”说完又”呼哈呼哈“起来。

  周瑞转开脸不让他继续:“你别在外面动手动脚的,我们这样的,总要避讳一些。”

  “道貌岸然!还有,我们交往,你别把我当女孩子,不要像对女朋友那样给我拎包、拧瓶盖、跑腿……”

  张康健疑惑了好一会才明白周瑞的意思,觉得好笑:“我没把你当女孩子,你要是女的我也不会喜欢你呀。吃饭时候让你坐着等我取餐,只是因为想照顾你。”

  周瑞认真的对他说:“我们要互相照顾。两个男人交往我不知道应该是什么样的,但总归会和男女不同。我不想被当作弱势的一方。”

  张康健看他那认真的模样,手又痒痒,但到底控制住了,对周瑞说:“我以后会注意。再说你可不是弱势的一方,弱的是我,看你那么严肃,我又害怕又紧张!”

  张康健又扒在了周瑞的肩膀上,不过两个男生这样倒也没什么异常,周瑞就放任他“勾肩搭背”了。

  我自己也意识到自己写的文存在的诸多问题,并私下一一列表,以后避免再犯同样的错误。

  我原本信誓旦旦要把这个文写完,因为这是我尝试的第一篇长篇小说,我想着即使没人看我也要坚持完结。

  但是因为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着急尝试新的开始,我决定这文就这样断在这了,过两天笔名自杀。

  觉得羞愧,对自己,对8个收藏的小天使,即使这收藏的8人中不是都在坚持看。

  现在尝试写欧阳的故事,希望自己的水平能提高,希望有更多的读者,希望申签成功。

  如果,只是如果,我下一篇文能写的更好,希望看到这段话的小天使能看到我的新文。

  如若真的再看到我的新文,给我留言这篇文的只字片语,我会对你深表感激并铭记在心(这些好像也没什么实质意义,如果我问能入V给你们免费?笑哭,到时再做不到,脸得肿成什么样!)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利声明广告服务友情链接常见问题诊断工具

  本站全部作品(包括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第三方行为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暴力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违规作品,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18-2021 彩票开奖大全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